KEKE-KELI
一只小COSER【爱手绘~同时又准备出短篇漫·~【求支持哦·~
--萌不萌,谁知道类·~ (◕ω<)☆ 正在成长阶段哦~~各位要多多支持我哦·~
多谢哟~~~(●'◡'●)ノ♥

【悸动系列②】

第二回
【悸动②---华君】
背景:民国时期的南京
---------------------------------分割线-------------------------------
周家老爷头七刚过,家里就开始张罗起大儿子的婚事了。

因为本家未来的儿媳妇是有钱有势的千金小姐,名门闺秀。周母喜得打了电报,唤各家亲戚回家庆贺。

周家二儿子周华君得了电报以后,连夜坐火车从上海赶回南京。虽然周母在信里告诫了他:学业若是繁忙,便不必着急回来。可华君这次回家并不是为了贺喜,而是分别。虽然这么做对自己太不公平,可是……

火车上,一路喧吵,吵得华君心烦意乱。

已是初春了,一路两旁的田地里金色的油菜花。窗户开着,风拂过,并不觉得冷,华君托着下巴,思绪随着远方的风筝,越飘越远……

哥哥的样子,已经模糊了。脑海里能想出的,只是哥哥十几岁时的少年模样。

哥哥生的十分俊俏,五官整齐,天生就是那种能博得无数女孩子青睐的人。只是从小到大,哥哥都不善玩耍,不好说话。似乎是天生的一幅冷冰冰的面孔。大院里的兄弟伙伴都不爱同他在一起。哥哥也甚为长辈,要做出模范作用,每日与书为伴。身为一个继承人,自然是要学习很多的。

因为年龄相近的原因,华君也要整日整日的读书学习,因此与哥哥相处的时间最长。

华君天生乖巧聪颖,说成可爱也不为过,懂事听话,只是好玩,先生常常拿了书卷,敲着他的头说:‘可惜了,空长这一个聪明的脑袋!’

刚开始,华君得知要和哥哥一起学习时,还是很抵触的,毕竟在他的脑海里,哥哥就是一个只会学习的万年冰山罢了。

直到那日偷偷的一瞥,华君便再也不觉得与他在一起很痛苦了。

先生那日要他们默书,后来因为先生家里出了变故而取消了。华君本想趁机上街玩玩,谁知刚起身便被一双手按了回去。

‘哥,你干什么?’

‘快默书。’他冷冷的回答,把那本厚厚的书推到他面前。

华君不敢多说,只能把心里的不满化为满腔的悲愤,坐在桌前大声的读了去。


不知是读了多久,华君只觉得脑袋昏沉,口干舌燥。便起身去倒了杯水润润嗓子。回头便看见哥哥伏在案上,早已睡熟了。华君顿时觉得太不平!凭什么我在那里辛苦的读书,你身为兄长却在那里睡大觉?华君悄悄地走过去,想要好好的批判他。

阳光铺在桌上,他支着脑袋,看着面前睡的安稳的人。

黑色的碎发覆盖在那人的额头上,皮肤白的有些病态,只是颊上又有微红,那是阳光的一抹微红。浓密的睫毛长长的轻垂,不时地轻颤几下……哥哥,睡得很熟。

鬼使神差的,华君把手伸出,放在他的鼻下,想要搔他痒痒。只是才刚刚接触,便感到一股轻柔的鼻息,慢慢的,停留在指尖。瞬间,时间便静止了……

…………

思绪好乱,华君收了手,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指尖,那个轻柔的感觉还在……转身,又拿起了那本厚厚的书。

再后来,华君变要跟着婶婶去上海生活。临行时,家里人都难过的不行。华君心里也不舍,回首张望,人群里,竟觉的期待:期待着那个人的面孔,那个人……

脑海里闪现了,是哥哥的脸。华君苦笑一声,道了句:…这样一别,相见又要多少春秋?


当华君从车上下来时,天已经黑透了。慢慢的提着行李,走在古老的青石板路上。远处深巷几声犬吠传来,街上没有一个人。华君裹了裹衣服,向前走着,朝着州府的方向。

面前兀的,是一片喜气洋洋的周府。虽说还未到大喜之日,周母已经迫不及待的命人将门口的白灯笼给摘掉了,取而代之的是大段大段的红绸喜字。

华君虽说心存踌躇,却还是推门进去了。

周母对华君的突然回家倍感惊喜,半夜里又叫了各房亲友吃了顿宵夜。华君心存愧意,捏了筷子,半晌不肯下手。环顾四下,是熟悉的老宅,只是许多的人都不曾见过。正这么想着,突然记起来什么:

“华儿得知兄长亲事便立刻赶了回来,为何兄长不在席上?”

“啊呀,华儿哟,你现在还是莫要见他了。”

“咦?为何?”

“……”周母顿了顿,给华君加了块肉:“他今天喝了一天的酒,把自己关在房里不愿见人,谁晓得是出了什么事!”


华君放下筷子,起身便离开了。

哥哥的房间,似乎就是在这里。焕军站在雕花的檀木门前,轻轻地叩了叩。

“滚!”

“……哥哥,是我,华君。”

没有回音,华君推门而入,皱了皱眉:好大的酒味……桌上,伏着一个人,是哥哥。

华君立刻上前,扶起他。那人抬头,眼睛微微的睁着,虽然有些颓废的样子,但仍不减曾经的儒雅,倒是更显得成熟了。
“……华儿?你,几时回来的?”他拉了拉华君的衣袖,眼神迷离了:“几年不见,倒是长高了……”

华君没有说话,寻思着该如何说,其实这次回来,已经不想多求,只见这一面就好……微微一笑,华君低下头,正碰上哥哥凑上前,想要仔细看自己的脸……瞬间,两人的气息交织,缠绕….甘甜的酒气呼在华君的脸上,痒痒的。华君脸一红……

本想后退一下,却被一把揽在怀里,酒香弥漫,环绕在呼吸里。

“华君,别走…留下来……”半梦半醒,自己的名字被呼唤着,再加上两个男人搂抱在一起,实在有伤风化。华君推脱着,退到了一边,有些尴尬。

哥哥愣了愣,随即轻笑:“华儿啊,咱们都长大了,如今我们哥两个也不如儿时那般亲近了……”

“不,不!兄长误会了!华儿并没有……”

“好了好了,醉言罢了,华儿莫要当真了……只是我兄弟二人多年不见我太挂念了…”

华君有点莫名的高兴,想不到哥哥竟然一只挂念着自己,就算是随口的话,心里也足以满足了。

“华儿与我难得一聚,可愿共饮几杯?”

他扶着酒壶,痴痴地看着华君,眼里有些伤感的神色。华君也痴痴地,忘记了自己完全没有酒量,陪着哥哥坐下倒了一杯……


终于是,醉了……华君倒在桌上,只剩哥哥独酌。

轻轻地抚上他的脸,叹了口气:

“…华儿啊华儿……你仍是不懂为兄的心意啊……”


---------------------------------------------------------------------------【悸动②---华君---END---】


作者语:

嘤,弄完这长篇大段的,我觉得我文风又变了【\("▔□▔)/你哪里有什么文风啊!


话说,我在写的时候,可可你能不能不要唱千本樱啊啊【气氛都没了好吗(╬▼皿▼)


哎,我觉得我的键盘快牺牲了......∑(っ °Д °;)っ【喂,谁让你打字那么用力啊啊,又不是打OLO...


话说真心喜欢上华君这孩子了啊~【不能这么虐啊 o(* ̄▽ ̄*)ブ...于是还有一篇,这个等到我有空的时候再发吧


啦啦~⊙▽⊙

--------------------------------

窝:窝唱千本樱怎么滴!!??凸(艹皿艹 ) 


有意见?!


【继续怒爆菊....(╬▼皿▼)


评论 ( 2 )

© 小子+KEK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