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KE-KELI
一只小COSER【爱手绘~同时又准备出短篇漫·~【求支持哦·~
--萌不萌,谁知道类·~ (◕ω<)☆ 正在成长阶段哦~~各位要多多支持我哦·~
多谢哟~~~(●'◡'●)ノ♥

坏老师,害一生

有间厨房:

小学三年级的语文老师脾气暴躁且不大讲道理,同学们对她又恨又怕,每次班上有一个同学在做作业时做错了反复讲过的题,会被当众点名,并且让全班同学为此受罚,老师还会反复强调:不要怪老师,要怪就怪那个说了无数次都不长记性的人。受罚内容通常是抄五到十遍的课文。小孩子写作业总是一笔一划的,又不敢偷懒钻空子。所以抄五遍课文就意味着要不眠不休的挑灯夜战。这对小学时的我们来说简直是最残酷的惩罚。那时候连我父母都看不过去,半夜会帮我一起抄课文。

当时班上有个女孩,脑子确实不大灵光。常做错语文题,因此同学们总受牵连,时间长了大家自然而然都对女孩充满恨意,每天的课间,女孩被班上的男孩子谩骂殴打,甚至几个人把女孩按在地上,将她拖出教室大门,嬉笑地大喊着”都来看大傻子啊!“”打倒这个臭女人!“这类的口号。野蛮的场景我至今想起都要倒吸一口凉气。女孩每次被拖出去打都哭得撕心裂肺。老师看到了也不会管。当时我觉得女孩可怜,但也稍稍觉得可恨,因为她的错误我不知道抄过多少课文抄到眼皮打架,右手酸痛。实在看不过去的时候,我劝阻过那些男孩几次,但是班里同学都说我这是帮着坏人,后来我索性再不干预,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冷漠的看热闹。


后来,女孩三年级没读完就离家出走了。听说她之前跟着父亲和继母生活,因为成绩不好,父亲对她不管不问。继母也时常打她。直到上初中的时候有一次我在旱冰场看到她和一个男孩,我走过去叫她名字,她愣了一下回过头跟我说认错人了,我说不可能,你就是XXX。她拉着男孩匆匆离开了,那时候我心里挺难受的,有些羞愧,还有些说不清是什么情绪。我想到自己后来被老师刁难和侮辱的时候,才知道那一年大家对她的伤害有多大。


我小时候是在部队大院儿长大的,我记得在我四五年级的时候,院里有个小女孩儿叫璐璐,大概比我小一两岁。璐璐皮肤白净,眉眼生的特别水灵,但心眼儿是大院里出了名的坏。


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四年级的暑假,我和璐璐都在一个画室学画画,任何一个同学的画被老师当众赞赏,璐璐都会暗地诋毁对方,甚至编造出“你知不知道她和美术老师上过床”这样恶毒的话。那时候大家都还不懂事,听到这样的话只觉得璐璐是个让人有些厌恶和畏惧的女孩,璐璐还会在同学们课间休息的时候毁掉别人的画,一次又一次,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没人愿意惹她,因为她的妈妈是我们学校的老师。有一次璐璐看到别的女孩穿了一条让大家艳羡不已的裙子,就在做游戏的时候想方设法靠近女孩,偷偷用裁纸刀划开女孩的裙子。时间久了,再也没有一个孩子愿意跟璐璐一起玩。并给她起了外号”毒蜘蛛“。


有一天,我和几个孩子在大院里玩沙包,璐璐跟我说也想加入进来。我们谁都没理她,因为在一个画室学画,璐璐跟我最熟,就过来拽着我衣服说,你们也带我一个嘛。知道她心眼儿不好,很厌恶,便大声说:我们谁都不愿意跟你玩!你走开!璐璐在旁边看我们玩了很久,我不大敢看她,有时候余光有意无意的撇过去,发现她直勾勾的瞪着我,后来我觉得心里不舒服,就叫上好朋友一起去别处玩了。


过了几天,我在大院儿玩的时候,璐璐来找我,说她的妈妈有事想找我谈谈。当时我并不知道找我的原因,就糊里糊涂跟着璐璐去她家了。几个好朋友就蹲在璐璐家门口等我。


璐璐的妈妈是我们学校里的音乐老师,并不是我们这一届的。但总在学校和大院儿里看到她,璐璐妈妈肤白纤瘦,一头乌黑的长直发,一副细边眼镜,在我印象里就是温柔有气质的一个老师。可是第一次和璐璐妈妈正面交谈的时候才知道,这一切都跟我想的不一样。

进屋的时候我被璐璐带到她的卧室,璐璐妈妈坐在书桌前,表情严肃的看了我半天,当我心里开始发毛的时候,璐璐妈妈开口了:你怎么这么恶心,就会欺负比自己小的孩子是不是?


我一下就傻了。赶紧大声辩解我没有啊我真的没有。可璐璐妈妈什么也听不进去,只是一个劲儿的骂我:“你父母怎么养出你这种狗东西……不要脸,一个女孩子怎么从小就这么贱……”璐璐妈妈骂了很久,大概有一两个小时,我看着外面的天慢慢黑了,陆陆续续听到大人们下班回家的声音,特别想赶紧离开这里。我从小没被人这么骂过,当时脑子都懵了,只是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大声辩解我没有欺负璐璐。门外的好朋友们听见了,就想办法把我救出来,其中一个女孩就拉着一个刚下班回来的阿姨来敲门。


那个帮忙的阿姨和我父母认识,但不在一个办公室,生活里鲜少往来。阿姨进来后礼貌的问了一下是什么情况,璐璐妈妈一直说我是如何欺负甚至虐待璐璐的莫须有细节,我一直哭着说我没有我没有。后来阿姨说了一句“孩子还小,说两句就算了吧”。可是璐璐妈妈不依不挠,继续辱骂我,好心的阿姨也是为人父母,最后听不下去了,叫来门外的小朋友,又让小朋友找来院里其他几个孩子,一起作证我没有欺负璐璐,而且大家都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起璐璐做的坏事,其中一个孩子的妈妈也来了,劝璐璐妈妈不要一味刁难小孩子了。璐璐妈妈气的也说不出话了,后来这件事不欢而散,我以为这就结束了,谁知道这才是童年噩梦的开始。

 

开学了,我升入小学五年级,换了个新的数学老师做班主任。第一节课她频繁的叫我回答问题,碰巧这些知识父亲曾跟我讲过,于是我都答对了,却感觉老师很不高兴,当时我并不知道是为什么。


没过几天,我的数学作业上错了一道题,班主任叫我站到教室后面罚站,在班上批评我犯了全世界最愚蠢的错误。说我是个智障,还问同学们:你们知道什么叫智障吗?然后指着我说,这就是。接着又说,智障就是智力残疾,打娘胎里脑子就坏掉了等等的话,听见有几个同学偷偷笑出声音,我委屈的站在教室里一直哭一直哭。


后来,班主任时不时会提醒同学,不要像某个智障一样犯低级错误。那时候全班同学几乎都会回头看我。一个老师对心智还不成熟的孩子有多大的影响力,相信很多人都了解。那时候的我从一个活波开朗的女孩变成了一个自卑的人,我害怕去学校,害怕老师的侮辱和同学的取笑。我甚至讨厌自己,很多个夜里,我一个人蜷缩在被子里哭,一次次问自己我是不是真的像老师说的那样差劲。


其实我小学时各科成绩一直是拔尖的,被老师辱骂过反倒更认真的写作业了。因为很怕再一次被老师骂。有一次全市数学竞赛,我拿到了全校第一名的成绩,我特别高兴的坐在教室里,兴奋的等待着老师上课时会第一个表扬我,我甚至觉得这是我在班里翻身的机会了。可我听到的却是“见了鬼了,平时不怎么样,考试的时候也不知道从哪儿抄的,智障怎么可能考那么高的分数”。当时我心情一下子从天堂滑到谷底,那种委屈混杂着不解和恨意,我不明白自己认认真真考出的成绩,为什么会被老师如此诋毁。


后来学校组织作文大赛,每个年级挑出一篇最好的作文在广播台广播。而我们年级里,我的作文被选上了。我紧张的反复练习,第二天没有任何磕磕绊绊的在广播站朗读完自己的作文。回到教室仍然没有听到一句表扬的话,只是听到“真给我们班丢脸,念的什么破玩意啊根本都听不清楚……智障就是智障”。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感觉整颗心从里到外凉透了,眼泪大颗大颗的落在课桌上。那时候我第一次觉得,讨厌我就是讨厌我,我做的再好老师还是会讨厌我。


以前我跟每一个同学关系都很好,后来有一半的同学不是躲着我就是当面嘲笑我。在”老师的话就是圣旨“的小学时代,我度过了童年里最自卑,最恐惧的两年,可老师对我的影响不仅仅在学校,快毕业的时候我收到一封别的班男孩的情书,我正儿八经的回了一封信,只写了简短的两行字,大意是:我们还小,我现在要好好学习,你也是。而这件事不知道为什么被班主任知道了,在班上批评我”不知廉耻,水性杨花,那么小就会勾引男人,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家长才能教育出这种不要脸的女孩子“,而且是一次又一次,几乎每天班会都会重复这些话,而这个男孩又是当年我所在小学的风云人物,很受女孩子喜欢,于是班上一些大院儿里的女同学开始疏远我,回到家也会在大院里四处传播老师的话,最后这些话越说越夸张,传到后来就是“她每次考试就考个十分八分的,老师说因为她是智障,她还不要脸的和别的班男孩子谈恋爱,好像还怀孕了“。这些话后来传到父母耳朵里,我爸爸很生气的回到家,进门不由分说就给了我一个大嘴巴,问我是不是把低分的卷子藏起来了,我哭着从书包里取出近期的考卷,最低分只是95分,我爸愣了,随即冷静下来跟我道歉,问我是不是得罪哪个孩子了,为什么有人这么说我,我哭的身体一抽一抽的把老师这两年怎么对待我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完了,我爸哄了我一会儿,让我好好睡觉,第二天一早就去学校找到了班主任。而班主任给我爸爸的解释是”这孩子很聪明,我可喜欢了。就是粗心,所以恨铁不成钢的希望她更努力“。因为即将毕业,这件事也不了了之。


毕业后我和家人也离开了大院儿,一是因为父亲想谋求更好的事业选择退役,自组公司。二是因为我实在不想在曾经带给我快乐也伤害过我的人群里继续生活下去了,我感到自卑和痛苦,每天都过的很不开心。我一次次央求着父母搬家。


后来上了重点初中,我在入学考试时也取得了名列前茅的成绩。但那时候我的自卑感还没有消失,心中对老师的恐惧也没有消失。我武断的认为老师都是坏心肠的人,害怕被轻视被诋毁被谩骂被侮辱,所以我选择同样蔑视所有老师,只有我不在乎他们,我才不会被他们伤害。上课打闹,不听讲,和老师顶嘴,但幸运的是我后来碰到的很多老师人都很好。虽然会斥责我,但不会对我说侮辱的话语,私下会找我倾谈,耐心的开导我。我的语文老师后来常常在班里读我的作文,私下里告诉我,我的性格其实很善良,要保持下去。并且告诉我我其实有很多很多优点。慢慢的我又变回过去那个活波开朗的人。这么多年过去,我的自卑感也逐渐没有了。

一直到大学毕业,有一次回到过去的大院儿,和小时候的朋友们坐下来聊起童年的点点滴滴,才知道当时受到老师莫名欺辱的孩子不止我一个,还有去璐璐家帮我作证的,和璐璐同年级的两个女孩子。因为璐璐的外公是区教育局的领导,所以很多老师都对璐璐妈妈十分殷勤,百分巴结。而我的班主任和璐璐妈妈关系最好,又同在一个办公室。我走以后,班主任还当上了年级主任。当时被老师无故刁难和侮辱的原因我终于明白了。我不知道璐璐妈妈,我曾经的班主任和欺负过这两个女孩的老师否还留在学校里教书,这世界上总有一些性格卑劣的人混入教育者的队列里,看起来面目和蔼,却把所有的恶意倾泻在无知的孩子身上。我真心希望这种伤害可以少一些。一个孩子受了委屈并不知道要怎么维护自己,甚至弄不明白原因会认为这些真的是自己的错。为人师长者若无师德,对一个孩子的影响是巨大的。我庆幸我遇到的好老师比坏老师要多,否则今天的我,自己也难以想象是什么样子。

评论
热度 ( 38 )
  1. 小子+KEKE有间厨房 转载了此文字
  2. 路上奔跑的稻草人有间厨房 转载了此文字

© 小子+KEKE | Powered by LOFTER